🐾

Sat 20 April 2024

记录物品的一个想法,记录进入我生活的物品,他们的生命路线以及如何离开。目的是给自己一个对当下和过去所拥有物品的总览,对自己所消耗的物品的纪念,哪怕是一个小小的物件。这恐怕要花费很多时间,但总该有一个简单的方法。这甚至可以演化为一个开源项目,结合nfc tag,用于分享二手物品的生命历史。

设想:一个App可以识别照片中的主要物体,并可以为其增加相应的数字信息。下次在为这个物品拍一张照,则可以显示出相应的信息。

结论:精确的从照片中识别一个特定的物品很繁琐,即便是借助机器学习模型。

替代:RFID标签贴在物体上,并保存相应的识别符,App中为其保存相应的信息。但是使用起来繁琐了许多。

中心:App中心不在记录笔记上,毕竟有更专业的笔记软件。相反,他的重点在于记录,并遗忘。当下次需要的时候依靠标签读取。

缺点:如果我不在物品旁边,却又需要这条笔记的时候呢?所以增加特定的检索功能又显得很必须。但这就为App增加了过多非必须的功能。

前段时间的一个想法,蛮有趣但根本没有时间实现哈哈。

Sat 20 April 2024

市面上几乎所有的任务、日程、项目管理软件都尝试过了,结果并没有哪一个帮助我完成了任务。

在又一次“尝试-惊喜-失望-搜索”得循环之后,发现我只需要一张白纸,用来记录任务和随之产生的想法和草图,简直太顺手。

一张纸可以一直摊在手边,随用随写。不用再开机解锁,寻找并打开程序,点击添加任务、设置分类、添加笔记......

Sat 20 April 2024

在旧笔记软件中翻出来的一个话题,却没有在这里提到过,所以干脆再详细写一下。虽然标题写的很严肃,但至今不会去想这些事了,只有在这种时候才会去给自己撒一把盐。

幼儿园到小学三年级,大多数是和爷爷奶奶住在一起。当时的很多细节记不太清楚了,但印象最深的是一次起床,发现爷爷不在家。大概是因为老人起得很早,已经去村上的小水电站工作了。结果是哭的太大声,同住一个院的叔叔婶婶把我叫了过去,在他们床上继续睡了一会。这件事导致后来叔叔家因为争夺这间破院子做出伤害老人的行为,但我一直记得他们把没人管的我领回家里的举动。站在他们的角度,也有可能是受不了隔壁小孩的哭声,但对我来说实在是雪中送炭了。

后来,因为叔叔婶婶和老人的矛盾,我到了镇上上学,并且和父母住在了镇上的房子。即便如此,通常也是我独自入睡,妈妈在楼下忙着生意,爸爸则不知所踪。我通常会看动画看到结束,等待家人上楼睡觉,许多时候甚至不得不看动画片之后播出的“天线宝宝”来熬夜。再后来我有了自己的房间,也开始一个人睡觉了。相同的是我依旧害怕独自睡觉,所以转移注意力的方法变成了看书,直到困得直接睡着,忘记了恐惧。有一段时间,我甚至会拜托楼下饭店的服务员或是晚自习下课的姐姐坐在旁边,亮着台灯等我睡着。

我小时候喜欢看当时科技频道新播出的走近科学,但后来开始播放著名的“奇幻”系列。记忆最深的是“谁在背我飞行”系列,主角声称在睡梦里被外星人背着飞到了别的城市。现在听来实在是鬼扯,但对当时对睡眠恐惧的我,杀伤力实在是太大了。当时和家人一起看完,我说要去姐姐床上睡觉,但被父母以“练练胆子”为由放到了另一间屋子。结果是我硬生生开着台灯坐了一晚上。

初中开始,我便是在外租房和不同的家人住了。可能是学业也可能是青春期有太多要面临的事,对这些虚无缥缈的恐惧开始无暇思考。只是我开始越来越严重的熬夜,大学和读研期间仿佛只有白天才能安心入睡。前段时间的一个晚上,女朋友外出见朋友,我又体验到了很久没有过的感受,好像又变成了一个孤单的小孩独自在家,什么也不想做的同时内心又有一丝莫名的恐惧。

Tue 16 April 2024

一直尽量避免写关于博客本身的话题,免得变成一个关于“博客”的博客,但实际上我又花了很多时间折腾。

我在高中用Z-Blog搭建了我的第一个博客,可惜没有电脑的时间太长,以至于完全忘记了更新。但从此便一直陷入了的搭建博客、迁移内容、忘记更新的循环。我的博客也始终没有存在的意义。毕竟一个没有读者的博客,没有更新的动力,即便分享也没人什么人看吧。但是呢,最近我的博客有了第一个忠实读者:我的女朋友。就在我几乎遗忘了它的存在的时候,她常常会提醒我怎么还不更新。于是,我最近又有了更新的动力。

相应的,这个博客也有了新的要求。从家里的home server迁移到了免费的大厂(Cloudflare),保证稳定性;从运行在服务器的博客程序(Chyrp)迁移到了Pelican(HTML静态博客),保证安全性。

只要我一直给域名续费,这个博客也会一直存在下去了。

如果你是以极小概率landing到这个页面的路人,那么欢迎你。

如果你是我的女朋友,那么我爱你。

Mon 08 April 2024

嫉妒的人

⁠⁠和自己类似水平的人做到了一件自己做过的事,感到嫉妒怎么办?嫉妒别人是很正常的,是一面镜子,会让自己思考自己真正在意的事情:

  • 如果我是他,我会满足于自己的成就吗?
  • 我为什么没有做到?是和我的理想不一致,还是我的能力不够?
  • 这项成就有哪些是我想要的?
  • 这项成就有哪些是我不能忍受的?
  • 这个成就和我未来的理想一致吗?

跑步与健身

  • ⁠跑步是健身的开始,坚持跑步就能减持其他锻炼,然后坚持去健身房。
  • 很多人办了健身房卡却没有坚持,所以会给人一种办卡却不会去的恐惧感。
  • 但是去不去健身房是一件复杂的事:离家的距离(便利)、健身的动力(内在的力量)、在健身房放不放的开(外在的约束)、办卡的约束力(外在的约束)。
  • 等到需要去健身房的时候,这些事都会是要考虑的角度:哪些角度会影响我去锻炼?

⁠报班的约束

⁠上课是一件很有约束力的事,同学和老师的约束是我起床学习的动力。去年的韩语班虽然没有学到太多,但至少做到了每周坚持上课和练习。相比之下,网课和自学没有了peer pressure,反而进展很慢。

这和健身房还蛮像的,要付出很大的承诺(我要坚持去),但也会有外界的力量来约束自己(没有教练大概这种约束力会低很多)。

Thu 21 March 2024

“笔记是我当前思考的过程,目的是体现我当下的思考,而不是为了将来的回顾”,是“Notes apps are where ideas go to die. And that's good”这篇文章里提到的观点,让我非常赞同。

如果为了将来“可能存在的回顾”,将来可能面临一堆过去的垃圾,因为那时候我的思想已经发生了改变。 所以,无论是“稍后阅读”还是“第二大脑”都只是工具。将自己的思考写下来,然后move on,去接受新的知识,而不是活在过去的笔记中。

我花费过很多时间来整理笔记,用过不同方法、不同软件。但无论是分类、标签、双链,每次随着笔记增多,都最终看着一团乱麻无从分类的笔记犯头痛。于是,我渐渐发觉许多笔记并没有太大的价值,或者是说被分类、链接、存档、同步到云端和各个设备的价值。它们只是我在某一个的时段的特定的念头,如果没有电脑,它们会被我慢慢遗忘。但数字设备让我变成了一个“信息仓鼠”:如果这个想法非常伟大呢?各种what if便是它们最大的附加值。于是每当我打开笔记软件,所有的这些死去的回忆(分类、页面、标签、链接)便一览无余/一同涌上屏幕,争抢着说“还记得几个月前想出的这个主意吗?既然记下来了,那一定非常重要吧?要不要花上两个小时在上面呢?”

所以,我最近又烂怂地跑回去用纸笔了,放弃了电脑端功能强大的Obsidian,放弃了iPad端的手写笔记。我有两个记录本子,一个写生活,一个写工作。当我有一个念头,随手翻到最新的一页随手写写画画,然后该干嘛干嘛。下次再记录的时候,只会看到最近记下的几件事。这个方式可能不会让我更productive,但至少不像我使用笔记软件时那么沉重了。

Thu 21 March 2024

我的个人项目/玩具很多,于是周末的时常常压力巨大,潜意识以为有太多的todo需要完成。仔细想想并没必要把所有项目的问题都压在身上,专心做一件事是可以的,没有人会因此批评我,这是个人项目的魅力。

与此同时,在工作缠身的时候,我又会因为思考个人项目而感到愧疚。这大概是我成长环境的影响。小时候常常听到“快要考试or截止日期or毕业了还有心思看课外书吗”的话,结果久而久之,我也开始在内心对自己说起了同样的话。但是,工作的闲暇,找一件自己享受的事并不是罪过。当意识到这种潜在的自我批判,我大概会生活得轻松一点。

如果从这种自我批判发散一下,会发觉我对work life balance把握的不太好。工作的压力会让我不想工作,也无通过合适的途径放松来缓解。通常,我面临压力的方法是从另一件事上寻找成就感,像是打扫卫生、开始新的项目、阅读self-help图书、机械地玩游戏,但很少会进行户外活动,因为压力会让我黏在椅子上,焦虑地寻找刺激。

Tue 19 March 2024

无论是谷歌相册还是苹果相册,无论多大的空间或多智能的分类,都只是没有感情的工具。重要的是每张图片所引起的情感。趁着我还没有完全忘记,多多将他们写下来。对于这个想法,我也做过许多尝试。

第一种最简单的方法,我把它们成为“数字卡片”:翻出一张能引发我感情的旧照片,写下当时的情景、情感、以及当下回顾时的感受。然后,把照片和文字放进PPT,排版后导出成图片或是PDF。如此便有了一张封存图像、叙事、以及情感的小胶囊。

第二种复杂的方法,是做一本电子版的“生活杂志”:把每月发生的大事件,分成一本杂志中的章节,同样写下叙事与情感。但既然是一份杂志,写下的文字会有种拿腔作调的口气。排版是在Adobe InDesign里进行的,使用起来还算轻松。问题是导出的PDF不适合分享给家人,因为并不是每个人都有一台适合阅读PDF的平板电脑。如果把InDesign的设计,导出成网页,甚至配上音效、动画、视频...实在是大费周章了。

第三种回归原始的方法,是做一本实体版的“生活杂志”。流程和第二种相同,只不过是把照片打印出来,把文字手写出来而已。对于每天花费大部分时间在电脑上的我来说,实体的照片和文字对我的诱惑力实在太大了。这方法得以实现的前提是一台照片打印机,而我恰巧有一台从国内带来的佳能CP1300照片打印机。

Tue 19 March 2024

TLDR:用iCloud邮箱,不强制绑定浏览器,并且免费提供三个别名。哪怕是最低档的iCloud会员也可以绑定自定义域名。

Gmail:便捷的三方登录,基本不会挂掉的服务器,在没有墙的地方速度超快。不满的地方是不支持别名以及强制和Chrome绑定。有时候我只想要一个注册账号用的匿名邮箱,而不想每次查找邮件的时候,都在一长串的账号列表里寻找我需要的那个。

Fastmail: 强制手机号注册,还谈什么隐私性呢?我的韩国手机号甚至不能注册。

Mailbox: 附加功能太多,且做的也不好。我要为这些不完善的工具付费?

NextCloud: 附加功能太多,特别是协作工具,个人用不到。

Protonmail: 付费邮箱服务,但可以免费使用基本功能。缺点也很多,到处是满屏的升级按钮,令人反感。免费版限制太多。别名服务依靠他家的simplelogin,但使用了一段时间后发现已经被一些网站屏蔽。

Skiff: 付费邮箱服务,但可以免费使用。附加功能不多,简洁。免费版提供10G空间。免费版提供3个别名。缺点是界面响应略慢,并且偶尔也会提醒安装他家的移动客户端。更新:2024年skiff直接被notion收购并跑路了

Tutanota: 付费邮箱服务。谁能记得住这个域名呢?官网界面简陋,很难让人相信服务的质量。

Mon 18 March 2024

更换操作系统或者体验新软件的时候,我喜欢更换它们的默认字体。例如Windows用等宽的Sarasa Fixed K(兼容韩语和中文,同时解决SC字体的超大单引号问题),笔记软件用衬线字体(更有手写的感觉)。这里罗列并上传了了一些我体验过并认为不错的字体。

霞鹜文楷

精美的楷体,中英文俱佳。缺点是默认版本在电脑上显示时笔画太细,所以我觉得加粗后Screen版体验更好。Screen版下载

未来莹黑

有趣不死板的黑体。下载

OppoSans

基于汉仪旗黑的屏显字体,在电脑屏幕上也非常非常像手机。下载

得意黑

适合标题,正文辨识度一般。下载

Sun 25 February 2024

今天在网上冲浪,无意间沿着链接找到了一个叫做“泡网俱乐部”的网站。一番浏览和搜索,意识到这是一个辉煌没落却仍然能打开的上古论坛,而一些其中的人们也还保持着当初的网友关系。

像它一样古老的网站,大多已经随着域名和服务器到期之类的因素无法访问了。这个网站却像是一个古代留存下来的石碑,记载着十几年前人们交谈的景象。

Sun 25 February 2024

最近常常冲动地想买一台便携且续航长的电脑,幻想自己在床上或者咖啡厅打字,可我现在就在床上用手机打这段话。

创作靠的也不是设备而是脑子。我之前没有相机,单靠手机也渐渐能拍出好看的照片。同样的设备还有iPad,手机,手表,既然已有旧的款式,何必花大价钱去提升那一丁点的体验提升。

另一个角度是,即便我有足够的钱,也不如将它花费到全新的体验上去,例如旅行和课程之类。

Sun 21 January 2024

为什么有的家长要把自己的苦难强加给孩子呢?

女朋友努力的申请上了心仪的学校,下学期的学费却被她的爸爸放鸽子了。这个事件出乎意料又合理,毕竟他总是热衷于夸下海口。这简直和当初刚要出国时,口口声声说着不要担心,到了要办理签证时却反悔的戏码如出一辙。我们早知道她爸爸是一个受制于自己母亲的人,五六十岁却还脱落不掉吸血的原生家庭的可怜人。但是,反复的承诺保证,和屡次的反悔实在让人难以接受。反倒不如早早的直白的说自己做不到。到了现在的节骨眼,等到大家基于他的承诺付出了努力,却又釜底抽薪的做法,简直让人窒息。当然,这种事屡屡发生,实在是可以遇见到的,所以我们过去的一年多里辛苦的节省下了许多钱,暂时度过了这次的难关。对她的爸爸,爱夸大话又时常拉垮的标签就要坐实了。

她的妈妈经济状况不好,对父母无怨无悔的付出,却对老婆小气很多。如今又碰上这种事,妈妈却始终在抱怨父亲的过错。这种抱怨让我想起小时候同样听到过的妈妈的抱怨,可除了为孩子增加苦难又有什么用呢?好在后来上学远离了家庭,我也渐渐的不再听到这些话了。说回现实,我只是觉得,在当前的状况下,面对一个亟待解决的问题,一味的抱怨又有什么意义呢?女朋友付出了极大的努力,面对父亲的背叛,却只能得到母亲的抱怨,而不是提供安慰或给出潜在的解决办法。这实在是不得不让我认为她没有意识到这件事的重点。如今的问题是解决女儿上学的问题,而不是借此机会重提他们失败婚姻的旧账。

父母婚姻的苦难,自然可以他们自己用丑陋的方式去解决,可每每遇到两个人需要共同面对的孩子,却又不愿承担起自己的责任,而是想借此探听对方的打算和经济状况,生怕自己付出的比对方多,将一件基于爱和责任的事,变成了一场撕破脸的商业合作。

女朋友总是全心的为我付出,所以我也会全心的帮助她完成学业的,毕竟这是我们两个共同的生活。

Sun 21 January 2024

无论是中文还是英文圈子,常常看到“钻石没有价值”的观点。在以前,我的观点和他们没什么区别,甚至女朋友也说钻石不如黄金。如今看到一些精美且价格合适的人造钻石,竟然非常心动。

“黄金更保值”的观点非常正确。只是当我看到一块黄金,首先想到便是它的金钱价值。因为这块黄金对任何一个人都具有同等的价值,而这个价值基于黄金的单价。对于钻石,我首先看到的便是他的象征意义,毕竟它的最高价在购买的那一刻已经在断崖下降了。这块昂贵的,却对其他人没有太大金钱价值的透明石头,它的价值不具备普适性,而只存在于我和爱人之间。这大概是一种我脑抽想出来的非常奇怪的浪漫吧,毕竟对有的人来说,手工制作的木头戒指一样可以具有非常重大的意义,同时又非常省钱......我可不是在写论文,干嘛要证明自己的观点呢?我只是个不喜欢拿便宜的东西作为纪念的人而已,呵呵。

Sun 31 December 2023

初衷很简单:有效且不影响性生活的避孕手段。我在很多年前就打消了自己抚养孩子的想法。优思明和优思悦的副作用在我老婆身上很明显,停药后发现避孕套的体验很差,简直要让我们性冷淡了。即便做了保护,偶尔的月经拖延几天,总要无比担心的掏出验孕棒。

在我们的关系足够稳定、经历了几次经期推迟导致的担忧、确认双方没有生养孩子的欲望,并了解了结扎可能的副作用之后,我在Naver上找了一家附近评价不错的男科诊所做了结扎手术。进行手术之前,大夫和我反复确定副作用和后果,然后让我签了手术同意书并预约了手术时间。

题外话;韩国的一级医疗由各种专科诊所组成,据说只有诊所治不了才会转至中心医院,所以我至今没有去过大医院。有趣的是,这些诊所(首尔地区)总有些让我出乎意料的设备,例如在看感冒的诊所见过肾透析室,让我一度怀疑走错了诊所。另外,首尔的医疗人员是我体验过的服务业里英语普及率比较高的。许多诊所的主治大夫都是名校毕业的中年人,很熟悉症状和医学的名字,甚至不少药店里也有英语流利的药师。

我是一个对医院的“刀枪”很恐惧的人,所以手术途中相当紧张。好在过程很快,偶尔的钝痛感伴随着和医生的闲聊便很快过去了。我提前在家已经刮好了毛,所以一共耗时大概只有十几分钟。临走时大夫特意跟我说回去就可以洗澡和“运动”,实际上因为伤口的原因根本不敢啦。一周后拆线,之后才敢去洗澡。

大夫叮嘱我两个月需要射精大约30次,但两个月去复诊却检测出了精子。一个月后再次复查,终于没有检测出精子。恢复的过程中每周中偶尔会有短暂的输精管部位的钝痛,但出现的频率逐渐减少,直到三个月后消失。

总结来说是一次满意的经历,不用再担心怀孕的问题,可以安心享受生活了。

Fri 10 November 2023

因为旧签证结束期比新签证的申请日期早了几天,不得已报一学期的语言班,让人感到情绪失控。老婆甚至开始焦虑的思考租房的问题。现在想来,也许是一种应激的,想要把握生活的反应。就像是琐事杂乱的时候,我会有大扫除的冲动。

下午在银行,她在交学费,而我没带手机,只能看着窗外的蓝天和站进窗子的阳光,感受着当下的真实感,又幻想起将来搬家后,便不会天天路过这附近了,我俩也许还要一起坐地铁过来办事,又也许有一天我俩不在需要为签证的问题担忧,这一会儿的真实感,让我想起这一年里异国生活的经历,瞬间又对今天短暂的压力释然了。

晚上吃饭的时候,我说台灯反光,她说是顶灯反光。结果俩人互换位置,发现两个人各自看着不同的反光。其实今天我俩也面对着不同的压力,尽管我在以自己的角度尝试安慰她,但她面对的压力,似乎和我想象的也不太一样,也或许我俩都没有发现。

今天的压力,一部分是个人计划的打断,一部分是额外的花销,这笔花销又打扰了我俩年底旅行的计划。说了半天,还是钱最让人焦虑,但是能换来几个月的课程和陪伴,也是挺值得了。

Sun 01 October 2023

小鹤双拼已经用了好几年,盲打无障碍。唯一的障碍是微软拼音竟然还不自带,连iOS都自带了好吧!于是乎开始寻找Windows上的第三方输入法。

五笔

门槛极高,并且需要四键才能锁定某个字。我尝试自学了几次,但是在学不会。在双拼、个人词库和云输入的环境下,对我的用处有限。唯一的优点大概是可以温习中文书写,但是我不如直接拿笔写字好了。

小鹤音形

在双拼的基础上,结合了字根来确定到某个字。尽管学习成本比五笔低,但只有官方输入法程序或使用RIME自行配置,实在是繁琐。进一步学习了小鹤音形之后,发现偏旁部首的键位有点反人类。放弃。

RIME系输入框架

雾凇拼音尝试了一下,但词库依旧是个问题。同时,如果需要在三方定制的基础上再定制会让我头痛,因为要面对大量的配置文件。

微信拼音

最需要的是它的个人字库同步。例如我常常使用“闭源”这个词来测试词库,但很少有词库会包含它。而在手机的微信拼音上输入一次后,电脑也很快的同步到了这个词。但是iOS端的三方输入法常常消失,所以多端同步并不完美。最后,隐私问题是个大问题。

最终导致我卸载的原因是不支持界面定制,我看腻了微信的绿色(same with iMessage, facetime)

QQ输入法

支持云联想,界面可定制,无广告,内置双拼。不完美但够用。

Sat 29 February 2020

昨天睡前看了几页《忏悔录》,睡着之前就幻想了自己六十岁时候的样子。这里写的是我现在最不想变成的样子,一个以抚养子女为人生目的人,但还是尽可能的入戏了。假如我真的生活成了这样呢?所以还是挺有趣的,仿佛在另一条时间线里过了半生。

爱人在我身边熟睡着。

三十多年前,我还是个快乐的单身汉,富余的时间和金钱总是先用在自己身上。可惜无论多好的物质享受都会习惯,总是需要更高的物质来获得刺激。我只是一个普通的上班族,所以这辈子能从物质中获得的快乐总归是有限的。

和她相识之后,我就决定用一辈子来拥抱她,抚摸她的头发,亲吻她的身体。我那么热爱她,迫不及待地想请求她和我度过一生,以为这就是一见钟情。好在我没有立即把那些想法告诉她,好在她后来即使知道了,也没把我当作流氓变态。我那时候以为,也许人的情感是不会磨损的。因为人不是静止的物体,人是会随着时间改变的。当然两个人改变的方向可以相同也可以不同。但当我看到她,我总是坚信我们在向同一个未来走着。

几十年里,我完全的学会并习惯了照顾她的冷暖和喜悲。这么做的我其实是非常快乐的,这让我感觉自己是一个温暖的、活生生的人,而不是只顾着自己吃食和安危的低等生物。这大概也是从前的我无法理解的。如今我也可以确信,我们在三十年里在朝着一个方向行进,并陪伴着对方度过各自的人生。有时候,这种人生更像是两个人的轨迹相互融合缠绕,最终形成的某种整体。

孩子们在客厅里闲谈的声音偶尔传进来。三十年前,我还没有发现生养后代的意义。转眼间又是三十年,他们就已经成人。他们是我和她的终极融合,所有的甜蜜与苦痛的果实。我对他们有着同等的爱,那就像是我对她和自己的爱的延伸。

我的生命已经过去大半,照镜子的时候我总是想起父亲,而不是自己。如今,他们的脸庞上依稀有我和她当年的影子。这就是生命的延续吗,或者该说是循环?我躺在床上准备入睡,他们在客厅欢笑的声音偶尔会传进来。我们变成了三十年前的父母,他们变成了三十年前的我们。

Wed 26 February 2020

近年来读书太少,以至于不知道该怎么读书,甚至为什么读书了。这种感觉在阅读外文的时候又特别明显。

今天翻开爱丽丝梦游仙境,开头的部分有很多具象的描写。虽然也干巴巴的看下来了,但在读到这一句的时候:

she found herself in a long, low hall, which was lit up by a row of lamps hanging from the roof.

我意识到自己只是在读文字的意思,而没有去想象这个景象。于是我尝试去幻想:长且低矮的走廊,顶上挂着一排灯。

为什么我把一个童话看成了没有感情的记录?记得小时候爷爷给我买的童话书,记得在乡下昏暗的白炽灯下专心的读它。其实故事的细节都忘记了,但是还记得童话里融化的锡兵、燃烧的飞箱、广场上的铜猪。

是不是忘记怎么读书了?为什么要读书呢?是年龄大了以至于丢了想象力吗?

搜索“does imagination fade with age?”,有人说会有人说不会,但我现在并不关心结果。如果不会,那很好,如果会,那对我这个成年人来说也无济于事。

继续搜索“i cant imagine while reading”,意外地找到了满意的解答。

有人在reddit上问“I can't imagine the things I'm reading”,一个人回复他说:

I think the most important thing in reading isn't building a visual interpretation, but taking in the emotional content. I've never seen Holden Caufield, but I can feel his mixture of awkward confusion and desperate anger. It radiates from the book. Before the Lord of the Rings got moviefied I never really had a vision for Middle Earth, but I could feel the Shire, Rivendell, Mordor their emotional content was all different.

That's what's important when you read. Not everybody can build an image in the same way, but we can all experience emotions and feel the essence of things.

我认为阅读是最重要的不是想象画面,而是体会情感。我从未遇见过Holden Caufield,但我能体会到他的迷惑与愤怒。在魔戒拍成电影之前,我不知道中土是什么样子,但我能感受夏尔、瑞文戴尔、魔多,它们有着不同的情感。

这才是阅读中重要的事。每个人脑海中的景象都不同,但我们体会着相同的情感。

也许这就是为什么我在阅读母语的时候没有遇到这种问题。毕竟我可以迅速且专注的阅读中文,不太需要停顿思考语法和句子,只需要趣感受思想。但是在阅读外文的时候,我总是习惯于思考语句的字面含义,确保自己没有看错的单词,以至于忘记了去体会文字。

看来应该改一改阅读外文的方式了。